English | WeChat
关于我们 | 国内发行 | 海外发行 | 电影制作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 合作伙伴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资讯 >> 行业新闻

近几年来,能取得相当不错口碑的电影已不再是第五代导演鼎盛时期的宏大作品,取而代之的是成熟的类型片、动人的小制作,而第五代导演群的鼎盛是苦涩的历史反思之作,他们那代人如担负一项责任般从历史中挖掘出个人,消解掉了旧时代。

在这个新的时期里,他们的新作常常沦为笑柄,陈凯歌无疑是其中曾经跌的最惨的一个,江郎才尽说甚嚣尘上。我看完全不至于。

张艺谋曾评价陈凯歌是同届学生中最有文化的一个,古典造诣也极深,这也让徐枫得到剧本找到陈凯歌,使他成为了《霸王别姬》的导演,完成了一部伟大的杰作。

陈凯歌之后的作品也几乎都能找到这种文化印痕,在题材上只有跟潮流的《搜索》成了唯一的例外,恶评如潮的《无极》、《道士下山》里陈凯歌依然延续着对东方文化的书写描绘,但他似乎再无法在一部电影里合适地将其胸臆抒发出来,其往往沦为一种空洞又畸形的过时说教;早已挣脱了这种吻痕的新一代观众,无情地从流行视角将其娱乐化、恶搞化,彻底消弭了作品中的端庄姿态,这其实很可惜。

陈凯歌的创作态度绝对是严肃的,比如《妖猫传》里的建一座唐城,实景拍摄,在美术呈现上也无可挑剔;整部电影看下来也没有太多膈应的地方,有些片段已能让人感到那种溢出的根基于厚重文化的余韵,绝不是凡人手笔。

如李白醉卧酒池边的侧拍;祭奠意义的飞鹤飞天;杨贵妃被针刺之后,千军万马始离开,一个上升的特效镜头,杨贵妃被掩埋在无数层木洞之中,这一幕应该说极具力量了。

但一旦把放大镜拿去看整部作品,它旋即变得令人失去继续凝视的欲望。

问题出在哪里呢?割裂与失衡。

《妖猫传》以空海入唐为唐皇驱邪为开端,相见白乐天,并在妖猫的一再提醒下,探寻杨贵妃的死亡真相,尽管空海、白乐天、妖猫贯穿电影始终,但它还是明显地分裂为三个叙事角度为标志的叙事段落,为了满足剧情完整度,三段叙事也不可或缺,但理应有所侧重,可惜不合理的搭配让整个电影节奏都变得莫名其妙,人物塑造也非常不成功。

整部电影慢慢地引出无数主题和分支,最后也只能草草结束,给出他标志性的、空洞的、玄幻式回答。

第一个视角就是空海、白乐天,这一段节奏很稳,气氛渲染的也很足,充满了神秘与乐趣。玉莲等人的引入,为故事增添曲折性; 白乐天、空海的形象也都有铺垫,白乐天苦苦创作,想寻找真相,想青史留名,想歌颂杨贵妃的爱情;空海也被加了戏,原来师父圆寂了,他东渡来唐寻找某种答案。

这种完整,才是要命的。

因为紧接着,是以阿部日记为承接的阿部视角,在这个视角中,日记被不加质疑地用画面呈现了,而且是大篇幅的,空海、白乐天已然全无作用,成了配合日记内容的表情包。

第一段是为了寻找真相,寻找妖猫到底想传达什么讯息,这是这部分的主线;但阿部这部分明显是在想用一个外邦人的视角勾勒大唐的一个侧面,主线崩一边子去了,于是第一段给人感觉还不错的解密模式被自我摧毁。

这一段还要给人物加戏,阿部的行为也非常离奇,他的弧光显得格外多余。

第三个才是白龙的妖猫视角,刚被塑造的阿部又毫无作用了,这段变成了纯粹的深情时刻。妖猫也是大篇幅的讲述,白乐天、空海的作用也像说书人一样接几句话而已。

一旦观众陷入第一个段落中,就很容易感到二三段落像是在放PPT,是故事说不下去了,这就很割裂,让人不知道重点究竟在哪。这种模式实在很不讨巧。

而陈凯歌在这三个叙事段落中努力地为每个角色增加了不痛不痒的弧度。按说白龙对杨贵妃的深情是故事的重心所在,但之前均匀的点墨让每个角色都难以成为始终的故事支撑。

白龙在守望杨贵妃三十年之前,仅仅是在极乐之宴和杨玉环交谈,之后反对活埋她被师父暴揍,这个人物并没有立起来。之后的坚守,和复仇,能说的理由似乎仅仅是对人性的失望,亦或是对杨贵妃美貌的臣服?

这种广撒网的角色塑造,更像是在努力完成讲述上的衔接,却不幸让它形成了一个自我摧毁的环,整体也非常失衡。它似乎呈现出了创作者创作意图的泛化和空洞,你真的搞不懂它究竟要讲什么,最后似乎就只剩下了一个言情故事,对一个女人的喊冤。

《妖猫传》没能摆脱陈凯歌的古典胸臆和电影形式无法衔接的循环,它完全可以说的少一点,毕竟观众没有义务去帮你脑补你究竟想说什么。

妖猫故弄玄虚,对皇宫的警告,对白居易的提醒让他们来发掘真相,问他:你知道长恨歌该怎么写了?

但遗传下来的《长恨歌》就还是原来的样子,于是最后一场戏,空海已经得到了答案,白乐天也找到了真实——《长恨歌》还是一字不改,但作者不是他了,是白龙写的。

于是白龙对真实历史的还原、白居易所追求的真实以及空海追求的某种真理,强行理解也不是不行,但还是太语焉不详了,非常泛泛、敷衍。

我在情感上还是很认同《妖猫传》想传达出的一二,它传达的方式太糟心了。

看了一些解读,也觉得将阿部、白龙对“杨玉环”是男女之爱是一种肤浅的理解,这更让我感到惋惜,《妖猫传》本可以成为一部留名的杰作,但短期内恐怕它依然会被我这号的人踩。想说的东西再多、再好,剧情、节奏的崩坏,也自然是这部电影的该承受的“差评”。凭借后期解读出的东西来反观电影,进而忽略这些硬伤,也不见得是好的批评方式。

当有人甚至用佛法参禅的思路为《无极》平反时,可曾想到,正是语言上的含混、人物缺乏足够动机等问题未能将想说的传达出来,那样人物的行为看起来不仅不具有深意,反而是荒唐可笑。

——本文来自豆瓣用户刘小流对电影《妖猫传》的评论。

 

Copyright © 2004-2012 朗思传媒 All rights reserved.
Lensmedia International Limited                 
 
分享到: